背景: 閱讀新聞

胡強 智英豪:解析內丘邢窯遺址生產的隋代細白瓷






[日期:2021-09-21] 來源:桃花源藝術空間  作者:胡強 智英豪 [字體: ]

【摘 要】隋代今河北邢臺市內丘一帶制瓷業空前繁榮,邢窯中心窯場即位于內丘縣城,是白瓷創燒窯口之 一。隋代邢窯細白瓷產品以胎體映襯釉色,模制工藝發達,出現鑲嵌與雙色釉工藝,開始用文字作為裝飾紋樣, 裝燒使用匣缽。邢窯在早期白瓷制作工藝上多有開創性貢獻,其中細白瓷綠彩裝飾成為瓷器彩釉裝飾發展的 新風尚。

從目前考古資料來看,隋代邢窯主體窯區位于今河北省邢臺市內丘縣城一帶[1],另在邢臺市區[2]、臨城縣及邢臺縣[3]有零星分布。近年來,在內丘縣城城市建設過程中,西關西、西關北、西街等地的隋代地層內出土了一批細白瓷和相關裝燒器具,反映了邢窯在早期白瓷制作工藝上的諸多開創性貢獻。

隋代邢窯出土細白瓷標本介紹

下面對這批標本擇要介紹。

1.動物形杯類

(1)獅首角杯(12NSXC∶1) 殘,內丘縣城西關西窯址出土。敞口,平沿,口部作八棱形,邊沿為微下曲的弧形,斜直壁,圜底。外壁口沿下為寬帶狀,下為一周聯珠紋,每面均隨口部下曲。杯身中部漸成圓筒狀。外壁兩側對稱飾有忍冬和變形蓮紋。杯下部為獅形,僅表現前半身。獅睜目張口,雙耳抿伏,腮后有卷曲狀鬣毛,頜下有須,雙爪伏于腮下,腿后側刻劃有腿毛,胸腹部隱于杯底,肋線清晰。杯身忍冬紋、變形蓮紋和獅身須毛處點飾綠彩,獅睛部、趾甲點飾褐彩。左右半模合制,胎體潔白,胎質細膩堅致。釉色瑩白光亮,聚釉處可見大量氣泡,局部有開片。高約 9.2 厘米(圖一)。此件獅形角杯在賈城會《隋代邢窯遺址出土白釉獸形杯》(以下簡稱“賈文”)一文中有論及[4]。

圖一 內丘邢窯西關西窯址出土隋代獅首角杯(12NSXC∶1)

(2)獅首角杯(12NSXC∶2) 殘,內丘縣城西關北窯址出土。兩節式杯體:上部八棱形杯口斜收,敞口,平沿,每邊亦為微下曲弧形,斜直壁;下部為圜底筒形杯身。杯口部外壁每面飾1枚團窠聯珠紋,共計8枚。杯身飾變形忍冬紋。獅眼圓睜,張口伸舌,舌尖上卷,腮后、頜下有須,鬣毛卷曲下垂,前腿后側有腿毛,關節后部腿毛卷曲,雙爪伏地,爪部筋骨、趾甲清晰。杯口團窠聯珠紋和獅睛、上吻部點飾褐彩。左右半模合制,胎體灰白,胎質細膩堅致。釉色泛青灰,聚釉處有氣泡。高約9.5厘米(圖二,1)。

(3)牛首角杯(12NSXC∶3) 殘,內丘縣城西關北窯址出土。僅余牛首后部及前肢??梢娕=?、耳部、下頜局部;前肢作跪伏狀,牛蹄分兩瓣。左蹄部點飾褐彩。左右半模合制,胎體潔白,胎質堅致。釉色白中泛青,滿布開片。殘高約3.8厘米(圖二,2)。

(4)角杯殘片(12NSXC∶4) 內丘縣城西關北窯址出土。杯口部飾聯珠紋,杯體飾忍冬紋,并見有部分動物毛發。杯口轉角處枝葉向下的忍冬與杯底枝葉向上的忍冬之間飾一枚篆書印章,印面3字為“大吉利”。模制,胎體潔白,胎質堅致。釉色青白,光亮。殘高約5厘米(圖二,3)。

(5)角杯殘片(12NSXC∶5) 內丘縣城西關北窯址出土。杯口部飾聯珠紋,之下存一枚團窠聯珠紋。右側殘余動物耳部,耳左側刻寫一楷書“吉”字,為模制成器后于器坯刻字,再施透明釉燒造。胎體潔白,胎質堅致。釉色白中偏青,瑩潤光亮。殘高約 3.2 厘米(圖二,4)。

圖二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動物形角杯

2.碗類

(1)貼塑蓮紋碗(12NSXC∶6) 僅余底部,內丘縣城西關北窯址出土。內底貼塑重瓣蓮花一朵。蓮瓣分兩層,上層蓮瓣端部內為一周雙弦紋夾飾的聯珠紋,芯部亦為蓮花,殘甚。圈足,足墻與外底交接處弧曲,底心出一尖突。胎體潔白,胎質堅致。外底及圈足無釉。釉色白中閃黃,瑩潤光亮。底徑4.5厘 米(圖三,1)。

圖三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碗1 2 1.貼塑蓮紋碗(12NSXC∶6)

(2)平底碗(12NSXC∶7) 殘,內丘縣城西關西窯址出土。敞口,圓唇,斜弧腹,平底稍內凹。胎體潔白,胎質堅致。內壁滿釉,外壁施釉至近底處。釉色白中略泛青,近失透狀,光亮??趶?10.4厘米,高 4.2厘米,底徑 4厘米(圖三,2)。

2.平底碗(12NSXC∶7)

圖三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碗

3.造像類

(1)造像(12NSXC∶8) 殘存造像衣角、雙足及蓮座的上半部。內丘縣城西街出土。造像衣褶刻劃而成。蓮座分蓮臺和蓮瓣兩部分。蓮臺作蓮蓬狀,外圍一周兩層單蓮瓣,上層蓮瓣高度超出蓮臺,蓮瓣中部起脊,均捏塑貼附于蓮臺上。從殘斷處向造像腔體內觀察,可見蓮臺與造像為分制后接合而成,接合處滿刻加固劃痕。胎色潔白,胎質細膩堅致。透明釉勻凈柔和,釉色白中略泛黃,瑩潤光亮,釉面有細碎開片。造像殘高 2.2 厘米,蓮座殘高 3.8 厘 米 ,通 高 6 厘 米(圖四,1)。(2)造 像蓮座(12NSXC∶9) 殘存底座部分,內丘縣 城 西 街 出土。分上下二部分。上部圓形蓮座,細瓷泥制成,嵌入下部粗瓷方臺內。蓮座自下而上分三層:下層為圓形矮臺座,中層飾重 瓣 蓮 花 10組,上層仍為一較矮的圓形臺座,臺座偏后部留有造像背屏與蓮座的粘接痕。胎質潔白細致,透明 釉 瑩 潤 光亮。下部的方形臺座側視為梯形,胎質較粗,胎色灰黃,外施透明的淺淡青釉,頂部釉面有細碎開片,四立面釉層無開片。方臺頂面四邊、四角及四側邊悉用工具斜削。該器原應為背屏式造像。圓蓮座高 1.8 厘米,徑 9.6 厘 米;方臺高 3.5 厘米,邊長 14.4 厘米;通高 5.3厘米(圖四,2)。

圖四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造像 1.造像(12NSXC∶8)

圖四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造像 2.造像蓮座(12NSXC∶9)

4.文房器具類多足硯(12NSXC∶10) 殘存硯墻及硯足,內丘縣城西街出土。硯墻沿面飾兩道弦紋,外壁飾四道凸棱;硯足端部作瓜棱狀。胎色瑩白,胎質堅致。釉色白中略泛淺綠??谘攸c飾褐彩。殘高3厘米(圖五)。

圖五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多足硯(12NSXC∶10)

5.窯具類匣缽 2件。筒形,直口,平沿,壁近直,平底,輪旋痕明顯。12NSXC∶11,口沿處施用一周細瓷泥漿,有流淌痕。外壁局部沾染青釉,有深褐色火刺??趶?15.3 厘米,高 11 厘 米(圖六,1)。12NSXC∶12,口沿處局部粘有瓷泥條,局部有火刺??趶?5厘米,高5.8厘 米(圖六,2)。

圖六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匣缽 1.12NSXC∶11 2.12NSXC∶12

隋代邢窯細白瓷工藝特征

從目前考古資料來看,隋代邢窯產品以青、黃、黑、白等釉色瓷器為主,白瓷又可分化妝白瓷、細白瓷和透影白瓷三個序列產品。其中細白瓷產品呈色潔白的胎體以高純度瓷土制成,罩施一層透明或半透明釉。截至目前,發現隋代細白瓷產品的窯址主要集中在內丘縣城一帶的邢窯中心窯場。作為獨立生產且產量較大的瓷器產品序列,隋代內丘邢窯細白瓷從產品設計到燒制完成,有著成熟的備料、制作、裝飾和燒造工藝。

1.胎體映襯釉色北朝晚期,邢窯吸收了鄴城窯制瓷技藝中的胎體襯色技術,細白瓷產品胎料內的雜質不斷減少,器坯潔白度越來越高,器表施用勻凈的、淺淡的青色釉料,釉層的透明度也不斷提高,成品釉色黃中偏白或青中偏白。隋朝建立后,內丘瓷窯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陶瓷手工業規??涨?,優質胎土、釉料的應用,使細白瓷生產有了質的飛躍,胎釉俱佳,形成了獨立的制瓷工藝系 統 。具體表現為:提純后降低雜質的胎體潔白細膩,胎質堅致,胎體表面因反復修整而具有中高度的潤滑感;透明或半透明釉?;潭雀?,瑩潤光亮;產品燒結程度良好,胎釉結合緊密,少量產品有半脫胎質感;釉面常見開片現象,聚釉處釉面下有較多的氣泡。建立在白色胎體基礎上的燒成釉色,因燒造氣氛的不同而呈現冷暖兩種色調——冷色系釉色主要表現為白中閃青,如角杯12NSXC∶3、12NSXC∶4、12NSXC∶5,平底碗 12NSXC∶7 和造像蓮座 12NSXC∶9 的呈色;暖色系釉色主要表現為白中閃黃或白中略泛淺綠,如角杯 12NSXC∶1、貼塑蓮紋碗12NSXC∶6、多 足 硯 12NSXC∶10 和 造 像12NSXC∶8的呈色。

2.模制、接坯工藝發達通過對上述新發現的隋代細白瓷產品的觀察,可知內丘邢窯遺址的模制產品較多,各種形制的動物形杯、文房用品、造像等類器物均經模制而成。獅首角杯 12NSXC∶1杯體中部的變形蓮紋、忍冬紋,獅首角杯12NSXC∶2 杯體上所飾忍冬紋、口部所飾團窠聯珠紋,角杯 12NSXC∶4 殘存杯體所飾篆書印章,以及碗 12NSXC∶6 內底模印的蓮花等等,反映了這一時期制瓷模具的多樣性和復雜性,同時也說明了模制技術的繁榮和發達。

由內丘所出隋代牛首角杯模具(圖七)的結構可知,細白瓷角杯系以左側和右側半模制坯后接合而成。觀察獅首角杯 12NSXC∶1可發現,杯身和獅首頂部、下頜部、胸腹部接縫處均經過刻意修整,特別是頜下須毛處還以刻劃線條來掩飾接縫。獅首角杯 12NSXC∶2 接合部的處理和 12NSXC∶1 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在處理獅首額部、鼻部、上齒、下齒及下頜時,對合縫處進行了重新刻劃。造像12NSXC∶8 由蓮座和造像兩部分組成,因造像殘斷,使得從造像腔內觀察接坯工藝更為便利:蓮座臺面和造像接合處滿布深深的交錯刻劃痕,使坯體接合更加緊固,但從外觀上看,造像和蓮座宛若一體,完全看不到粗糙的工具痕。這種精心、巧妙的處理,使得器坯接合處基本不露痕跡,可見邢窯產品之精工。

圖七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牛首角杯模具

3.隋代彩釉裝飾新動向——細白瓷綠彩裝飾

通過觀察近年來內丘邢窯遺址出土的動物形杯類產品可知,隋代高溫細白瓷上的彩釉采用的是低溫釉彩裝飾,裝飾方法有三種:一是點飾褐-黑彩,通常裝飾于動物的眼部、鼻吻部及聯珠紋上,如角杯 12NSXC∶2;二是點飾綠彩,多飾于杯身的忍冬紋、蓮紋或杯沿的團窠聯珠紋,以及動物的毛發、羽毛部,如賈文中的馬首形角杯[4](圖八);三是褐-黑彩和綠彩同時施用,裝飾部位基本同于前兩種,如角杯 12NSXC∶1。值得注意的是,唐代三彩為低溫釉陶,以白釉為底色,加飾黃褐、綠彩而成,而上述隋代細白瓷上彩釉的第三種裝飾方法系以高溫細白釉為底色,加飾褐彩和綠彩,似可作為唐三彩的源頭。從燒成效果來看,內丘邢窯窯場早在隋代就已掌握了細白瓷多彩裝飾技術。

圖八 內丘邢窯遺址出土隋代細白瓷點綠彩角杯殘片

4.鑲嵌和雙色釉工藝的出現

造像蓮座 12NSXC∶9是一件制瓷工藝復雜的作品。從胎體來分析:上層蓮座系用高純度的細瓷土制作,胎體潔白細膩,胎質堅致,下層方形臺座以較粗的灰色瓷土制作,胎色灰黃,上層圓形蓮座嵌入下層方臺座內,體現了細白瓷的鑲嵌工藝。從釉色角度來考量:上層蓮座施用透明釉,釉質瑩潤肥亮,下層方形臺座外施半透明的淺青釉,兩種釉色限定在各自的空間里,界線分明。該器胎體呈色和釉色均對比明顯,體現了細白瓷在胎體、釉色裝飾上的創新。

5.文字成為裝飾紋樣在內丘隋代窯址發現的動物形杯或相關制作模具上的文字裝飾,均以印章或刻寫形式出現。印章基本形式為方形,有邊框,內有篆書文字,如角杯12NSXC∶4上的印章;刻寫文字則以楷書形式呈現,在坯體接合后先于器坯上刻字,再施透明釉燒造 ,如角杯12NSXC∶4 上的文字。在細白瓷器表裝飾文字,使文字與主題紋樣相契合,實為隋代內丘邢窯窯場的一大創舉。

6.北方匣缽裝燒技術的開拓細白瓷之所以能燒制成功,仰賴于匣缽裝燒工藝的出現。內丘邢窯遺址所出隋代匣缽均為筒形,所用坯料質量較好,胎色發灰或黃。從目前收集的標本來看,裝窯燒作時匣缽的封閉方法大概有兩種 :一是匣缽12NSXC∶11采用的方式,即在口沿處涂抹一層細瓷泥漿,使匣缽蓋與匣缽及摞燒匣缽之間的空隙得以封閉;二是匣缽 12NSXC∶12采用的方式,即在上下相鄰的匣缽口沿墊以一周濕泥條,從而使空隙封閉并起到加固作用。這兩種方法都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匣缽內部細白瓷器物的品質,是燒制細白瓷產品不可或缺的裝燒方式。

內丘邢窯窯場地處太行山東側,既位于北朝晚期的兩都(鄴城—晉陽)巡幸路線上,同時又是絲路環線之重要節點。近半個世紀之中,帝王公侯在鄴城—晉陽兩都之間的并鄴道東、西線上往來不絕,使鄴都陶瓷之風在當時的中丘(今內丘)早有播揚。北朝晚期絲綢之路的北線經晉陽而至鄴城,亦循并鄴道而行。東魏北齊時期窯業技術的積累,加上入隋后瓷器燒制技術的改進,使得邢窯隋代細白瓷序列產品不僅種類豐富,質量上乘,而且在備料、制作、燒造、裝飾等方面有多項開創性貢獻,與位于河南的安陽窯[5]和鞏義北官莊窯[6]并稱為“白瓷燒造工藝的創造者”[7]。目前的古陶瓷研究中,普遍認為真正意義上的白瓷裝飾綠彩的技法僅可上溯至晚唐時期,隋代邢窯高溫細白瓷綠彩裝飾的發現,把白瓷綠彩裝飾技術的出現提早了兩個世紀,開啟了制瓷史上全新的篇章,而在高溫細白瓷器物上同時裝飾兩種彩釉,更是成為后世唐三彩的直接源頭。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綠寶石 | 閱讀:
    

 

欧美顶级情欲片在线播放,国产精品 精品国内自产拍,亚洲av无码久久,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精品一区二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