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閱讀新聞

彭耀年·憶——紫砂泰斗顧景舟世緣






[日期:2022-01-23] 來源:紫砂大家  作者:佚名 [字體: ]

我家祖祖輩輩都是制陶、燒窯,吃紫砂飯的。太爺爺彭金寶、爺爺彭枝洪兩輩人都是燒龍窯的大師傅,父親彭淦生十五歲時就在自家屋后的蜀山上燒龍窯。

顧景舟(顧輔導)

我從小有記憶時就認識顧輔導,離我們家三五、十步住得很近。太祖輩開始就在龍窯工作(燒龍窯大師傅)。當時顧輔導做的紫砂壺在蜀山品勝窯、新窯、工廠窯這三座明清時期傳下來的龍窯.上燒制,父親那時就認識他,懂得顧景舟做的紫砂壺是.上品。我小時候稱顧景舟為 '顧輔導”,孩提記憶中的他,是一位溫文爾雅的人,輕聲細語、文質彬彬,像自家人一樣親昵。兩家人經常走動,我小時候十幾歲時,總到顧輔導家要糖果吃。

說紫砂大家

彭淦生拍攝于新工廠大門前

素石瓢

解放初期地方政府組織成立蜀山陶業合作社,蜀山鎮,鎮長黃鳳來,來我家請父親彭淦生,把地方上做紫砂的藝人聯系組織起來搞地方工業建設,請他們加入蜀山紫砂陶業合作社。當時由父親彭淦生擔任蜀山南街紫砂合作社第工場場長,稱老工場,在蜀山南街。

金砂小掇福

蜀山陶業合作社,經過幾年生產,由一九五八年搬到新工場,改為現在江蘇宜興紫砂工藝廠, 新工場有大、小兩頂圓窯,是燒煤的倒煙窯。我小時候到了冬天時常去烘火取暖,電燈從圓窯頂上的靈眼洞里吊下來。燒窯師傅我都認識,多住蜀山街上,經常去玩的,八十年代初、二頂燒煤的倒煙、圓窯就被拆除了。當時我父親是窯務車間主任,顧輔導做的紫砂茶壺要上.圓窯、窯.上燒,我父親會負責裝套掇罐(匣缽),放在什么位置燒什么火候、燒多長時間,全由我父親安排,幾十年合作默契無間。

運紫砂大家

小硫石

一九八三年改革開放初期下半年,顧輔導重拾書法情趣。我在宜興紫砂廠工藝廠供銷科下屬(成品倉庫工作)那天顧輔導從供銷科李元生科長那里得知,按排我要去蘇州出差,采購紫砂廠使用的生產材料,于是顧輔導對我說:耀年你去蘇州出差順便幫我到蘇州觀前街上一家文品店,買一令練毛筆字的,叫毛邊紙。駕駛員陳重元師傅開著廠車,日墅牌藍色大卡車,載著我到蘇州購買紫砂廠使用的生產資料。買完生產資料、我就去了觀前街,當時江南一帶只有蘇州有賣這種紙,五十三元一令,一令有500張),我自己也買了一令,用的是黃麻捆扎包裝,部分至今還有保存。

潘壺

一九八八年三月的一天,顧輔導到紫砂廠新辦公大樓銷售科,有事找吳菊芬(顧佬兒媳),那時我和吳菊芬姐姐工作在同一辦公室,當時社會上流行工作室齋號,于是我把這個想法告訴顧輔導,請他為我的工作室題個齋號。顧:你要寫什么?我就在印有《江蘇宜興紫砂工藝廠》便箋紙上寫下《金沙閣》三個字。顧輔導看看我給的字,和吳菊芬姐姐嘮了幾句家常,就回隧道窯邊自己的工作室。當時是顧輔導紫砂藝術創作的鼎盛時期,那個時期,每月我都會陪同港澳臺多批客人,拜會顧輔導,均沒有提及題詞的事情。

金砂掇只

十月的一天,顧輔導又到新辦公大樓,正好看到我,就問,"耀年,“沙”字寫哪個喔?喔:要寫石字旁“砂”的。 隔天下午,吳菊芬姐姐把蓋好印章的《金砂閣——顧景舟題》這幅字轉交給了我。等了整整半年時間,原來是我把“砂”字錯寫成了“沙”。

顧輔導的文化修養體現在每個細節。清代老件紫砂茶壺,印款看不出,只要拿給顧輔導一看,就能讀出來,并知道這把壺的歷史和來龍去脈,這樣的事我經歷過好幾次。

鑲蓋寶鼎三足

一次,我拿了把社會上的老件紫砂壺去請顧輔導鑒定,那是把大紅袍線圓壺,俞國良的作品(注:俞國良,晚清紫砂八大家之一,1894年為蘇州金石家、書畫家吳大澂制“愙齋壺”,1900年為直隸總督端方制“陶齋壺”,作品曾榮獲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優秀獎)。壺身上另有一方小章,看不出寫的什么。顧輔導一看,就說道,“鐘競成贈”,并向我娓娓道來此把壺的淵源,“鐘競成是舊社會時的宜興縣長,向俞國良定制的,用來贈送給尊敬貴人的定制、定款壺,潘持平先生知道此壺,還問過幾次的,后來此線圓壺流入臺灣”。顧輔導學養深厚,信手拈來。

金砂和玉

我經常找顧輔導討教壺藝,好的、壞的,古代的、當代的,顧輔導總是不厭其煩與我這位小輩品評。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位有名的紫砂藝人,作品曾在臺灣市場很火爆,做的是流行壺款,我當時認為,只要市場認可就可以了。而顧輔導卻說:“他的壺看了不入眼,沒有多少生命力的,象什么啊”。正如顧輔導所言,那位藝人的紫砂之路沒能走得長遠,慢慢就被淡出人們的視野,現在已經默默無聞。這件事給我莫大的觸動,也啟發了我,手藝人不能只顧迎合市場,要有藝術的追求。

金砂明爐壺

一九九二年《宜興紫砂珍賞》出版,主編顧景舟。四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到丁山新華書店,花六百元錢買了《宜興紫砂珍賞》,立馬拿到《顧景舟工作室》請顧輔導為我簽名題字,葛陶中先生伴習顧輔導身邊。顧:侄兒,我這里沒有毛筆啊。我轉身出去向沈漢生先生借了一支毛筆,那是車間紫砂器具拓白用的工具毛筆——湖州王一品大號筆。顧輔導拿到筆,對我笑道:“怎么會拿這種筆來寫字?”隨即落筆一揮而就,題書“承前啟後,砂藝精萃,堯(耀)年侄藏,愚景舟署,一九九二年四月”。


雖說車間環境簡陋,毛筆也非顧輔導稱手之器,但是這幅機緣巧合的隨性之作,在顧輔導眾多的書法作品之中,卻是屬于是難得的精品,聯中的題字更是顧輔導對我的終身教導和勉勵。

一九九四年五月,王虎鳴先生設計《宜興紫砂陶》特種郵票,在江蘇宜興紫砂工藝廠發行,歷代經典紫砂茗壺圖片和集郵冊,簽名首發。真是人山人海,爭先搶著請王虎鳴先生現場簽名,顧輔導提壁壺入冊。我帶著宜興壺友陸念江和彭順芳,同時購買的郵冊,隔日到龍溪公園西面,顧輔導家里請求簽名,顧輔導當時笑著講:又來叫我做“生活”了,我:顧輔導,我真是付不起工錢??!顧:哈哈,來來來,拿起筆,精道流暢地給我們提詞,落款簽名,永久收藏。

一九九六年六月三日,一代宗師顧景舟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二歲。六月六日舉行追悼會,早上六點,我趕到宜興三門,范岳林老師、主持悼詞,我見了顧景舟最后一面。


從七、八歲有記憶時認識顧輔導,到十九歲進紫砂廠正式學藝,再到三十六歲揮淚辭別,顧輔導在我心中,不僅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鄰家老人、是揮灑自如的書道中人、是紫砂業界的泰山北斗,更是人生的導師,他教我“無論做人還是造壺都要嚴謹求實,腳踏實地”。

蜀山金砂閣,彭耀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

彭耀年,國家級高級工藝美術師,知名陶藝家,原創型紫砂藝術家。

一九六零年生于江蘇宜興,蜀山彭氏宗譜傳人,知名陶藝家、工藝美術師,原創型紫砂藝術家。一九七九年,進入紫砂工藝廠,隨陳國良老師學藝,在制作紫砂壺方面也曾得到顧景舟大師的多處指點。彭耀年說,顧景舟大師對他影響最深的一點就是「無論做人還是造壺都要嚴謹求實,腳踏實地?!顾?,彭耀年做人、做事及造壺都持十分嚴謹的態度。彭工話不多,給人的感覺是「絢爛之極歸于平淡」,如同他創作的紫砂作品,沒有復雜的層次,簡潔明晰的線條盡現其質樸本色;沒有艷麗的色彩,簡約端莊的造型明快而傳神。造壺四十載,彭耀年堅持全手工制壺,在繼承明清傳統技法的基礎上,突破創新,于大器、重器方面獨樹一幟,是紫砂界"豪放派"代表人物。編著出版《我的紫砂路·彭淦生回憶錄》、《蜀山南街茶館往事》、《彭耀年紫砂·范遙青竹刻》。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綠寶石 | 閱讀:
相關新聞       紫砂  顧景舟 
    

 

欧美顶级情欲片在线播放,国产精品 精品国内自产拍,亚洲av无码久久,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精品一区二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